1. 热词搜索伊东遥王子文性感低胸装密涅瓦性感黑丝网袜精油按摩番号陈好性感图片美上千里李孝利性感shadowsock节点哪里买qq性感头像葵梦美女主播吴怡霈性感aika全部作品在线播放美女性感艺术照导游欢迎词大全 简短时尚性感美女美竹岭学生妹性感图片星期一的奈子什么丝袜最性感

      暴瘦的魏晨,竟然在演“孩子”

      后台一直有人催我写《消失的孩子》,我一看介绍是个悬疑剧,做了好久心理建设才打开看,结果这部剧没有让我感到恐怖,而是难过。

      剧名《消失的孩子》已经点出了整部剧的关键线索:一个孩子莫名其妙消失了。

      整个过程是这样的。

      一个看似普通的早上,杨远(佟大为)在楼道口等着送莫莫上学,妻子陶芳(李晟)在家收拾。杨远等了一会儿见莫莫还没下楼,于是打电话催,结果陶芳回答:莫莫早下楼了啊……


      夫妻俩把整栋楼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也问了邻居,但都未发现莫莫的身影,一个孩子就这样消失了。

      面对警察,夫妻俩各执一词。

      杨远说他一直在楼道口等着,根本没看到莫莫出来;陶芳则说杨远头天晚上加班到凌晨三点,说不定精神疲惫开了小差,孩子正好溜出去了。俩人就这样吵啊吵啊,歇斯底里又极其真实。



      一直到这一部分,我都在想“孩子是怎么消失的?”

      但随着警察张叶(李斯丹妮)对邻居展开询问,我开始思索“孩子为什么消失了?”

      邻居是这样评价莫莫的:淘气,学习成绩不好,杨远每天看着莫莫写作业,陶芳则给莫莫报了一大堆兴趣班,孩子像个陀螺,一周七天转不停。


      可莫莫的成绩毫无提高,老师多次反映莫莫上课无法集中注意力,有时候玩笔可以玩半小时。


      这种现象乍一看奇怪,但随着莫莫的日常被揭开,我反倒觉得合情合理。

      陶芳和绝大多数母亲一样,爱孩子却不讲教育方式。

      她每天早上会不断催促莫莫吃早饭、补作业、穿衣服……恨不得一早上能说一万次“快点快点”。


      莫莫好不容易听进去一句,把没写完的作业扔进了书包,陶芳会立马从厨房冲到餐桌,“哎呀好好收(作业),你看这都卷边了!”


      我看这一部分很心慌,因为我妈就是这样。

      小时候催我洗澡、写作业,长大后催我收拾行李。过年回家,我初七回京,她初四就开始问“你行李收拾好了吗”……那种极其焦虑急促的语气,压得人喘不过气,而她越是催促,我就越不愿收拾。

      后来我看报道说人长期被催促会产生一种反抗心理,并非和对方进行强烈对峙,而是摆出就此作罢的状态,也就是我们如今常提起的“摆烂”。


      陶芳几乎中国式母亲的缩影,她不只是习惯性催促孩子,还认为一切和学习不沾边的东西都应尽早舍弃。

      杨远曾给莫莫买过一只小狗,陶芳反对,台词让人感到似曾相识:他喜欢你就让他养啊?他还不喜欢上学呢,你也别让他上学了!


      对于莫莫来说,小狗会为他带来快乐,如今“快乐”不见了,莫莫经常望着空荡荡的狗窝发呆。


      然而家庭对一个孩子的影响远不止这些,看到剧中的莫莫,我再一次确信:很多中国孩子最初学会察言观色,是因为家庭。

      杨远和陶芳经常拌嘴吵架,内容无外乎“钱”和“孩子”。


      在这个过程中,陶芳会下意识否定杨远,拿杨远和其他孩子爸爸做对比,随口说起“你看看人家那么成功”,态度非常不耐烦。



      杨远也并非没有问题,他不和陶芳做有效沟通,总是下意识表现出无奈,甚至他的做法是带莫莫一起回老家。这对于孩子来说,只会感受到一种亲情割裂。


      很让人有共鸣的一幕是杨远陶芳在卧室里大吵,随后陶芳走进卫生间猛地关上门,杨远在屋里叹气。而莫莫在客厅听着,表情难过失落。


      我想大部分中国孩子都经历过这个瞬间。父母不想在我们面前吵架,于是选择在卧室吵,可那些刺耳的吵架声、摔门声和父母之间无法形容的窒息气氛,依旧会飘进我们的耳朵然后进到我们心里,面对这一切我们大气不敢出,不敢再任性淘气,只想让这一瞬间快点过去,如果是一场梦就好了。


      看到莫莫,我会想起我小时候,父母总以为我们还小,但其实我们什么都懂。

      杨远陶芳和莫莫,表面看是平凡有爱的一家三口,实际上父母不太明白要如何经营维系家庭,那种氛围会蔓延到家庭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成员心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孩子长大后会下意识逃离家庭,究其原因是家庭没有给他们正面反馈,他们感受到的是压抑与被管教。

      所以莫莫的消失,一切有迹可循。


      剧中还有两个孩子,他们和莫莫的处境不同,却都是被原生家庭绊住的孩子。

      莫莫有一个很要好的邻居小姐姐叫恩怀,小姑娘乖巧懂事,学习成绩优异,是“别人家的孩子”。


      但恩怀是不幸福的。

      她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在成长过程中,母爱缺失。

      同时父亲也没有给她太多呵护,她经常一个人过完一整天,有时候忘带钥匙就坐在楼道里写作业,等父亲回家。


      我小时候曾有一次忘记带钥匙,也是坐在楼道里写作业,经过那一次我再也不敢忘记带钥匙,因为邻居从身边走过或者被邻居询问的滋味,很局促尴尬。


      后来恩怀被莫莫邀请到家里写作业,杨远陶芳看到恩怀总是一个人吃饭心里不是滋味,于是邀请恩怀经常来吃饭。


      正是因为这样,恩怀才会每天辅导莫莫做作业。

      我觉得这一处刻画得极其细节。

      我大概能理解恩怀的心理活动,她缺少被爱,不太习惯别人对自己好,当她被杨远陶芳一家真诚对待的时候,她是无措的,可她又很向往这种家庭氛围,于是她需要体现自己的价值,比如帮莫莫辅导功课。

      这会让恩怀心里好过一些,让她不会觉得亏欠。


      莫莫和恩怀,一个是被家里过分管教,一个是很少感受家庭温暖,他们成长于不同的家庭,可他们对于家庭的态度在某种程度是重合的——他们想要逃离。


      所以两个人很喜欢去郊区玩,那里有小狗、有绿植、有轻松的氛围,关键一点是那个地方不会让人感受到来自亲情的压抑或是冷漠。


      除了恩怀,另一个“孩子”是魏晨饰演的袁午,虽然年龄不相似,但袁午的成长轨迹也非常有代表性。


      根据现有剧情来看,袁午的家境不算优越,但他上学时成绩极好,考上了大学,给家里人争了一口气。

      可是袁午父母的做法是有问题的,他们把袁午保护得太好。

      上学住校,妈妈会帮他把衣服洗好;


      谈婚论嫁的时候,妈妈会帮他把钻戒准备好;


      父母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不在了,你可怎么办。



      袁午是万事不用操心的乖仔,弊端是他对世界没有一个全面的认知,从而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具备相应的承受能力。

      他痴迷于赌博,父母为了他找亲戚借钱,亲戚指着袁午鼻子骂,这是他世界崩塌的开始。后来妻子选择和袁午离婚,一脸冷漠说:你是你,我是我。再后来母亲离世……

      打击层层叠加,而成长经历让袁午根本不具备面对这一切的能力。


      所以我发现袁午这个人是很撕裂的状态。

      父亲越是开解他,他心里背负的压力就越大。


      他明知道赌博是不好的,但就是戒不掉,整个人很混沌。


      他慢慢变得抑郁、煎熬,连和陌生人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开口的同时会下意识抠自己的手。


      甚至在父亲去世后,袁午的做法不是拨打120,而是把父亲藏在家里。

      这一举动让很多人不理解,我的猜测是他潜意识认为自己离不开父母,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不能再“离开”他。还有一层现实含义,他离不开父亲的养老金。

      就……追剧的时候轻轻拨开这些细节,真就是背后发凉。


      《消失的孩子》并非感官上的恐怖,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恐怖,它铺开了太多中国孩子的成长轨迹,连目前还未详细展开的张叶、林楚萍(于文文)身上都背负着原生家庭带来的那一部分摘不掉的纠结。


      我看了四集,觉得《消失的孩子》这个剧名真的很好,它用一种现象上的消失去讲述状态上的消失。

      每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时都是天真烂漫的,但他们为什么会逐渐走上不同的成长轨迹、会形成一定的性格缺陷、会对家庭产生一些并不正面的看法?

      一个孩子的天性是如何消失的?我想这比任何一部悬疑剧都值得被我们正视。

      这也是我在追剧过程中感到难过的原因,我意识到自己身上也有“消失”的那一部分,具体在什么节点“消失”的,无法讲清楚。

      可能是父母一再告诉我“你真的不要让我们失望”的时候;

      可能是我发烧时还要上奥数班,我妈对我说“你要争口气”的时候;

      可能是父母告诉我“不上大学一辈子就毁了”的时候……

      是很多个这样的时刻累积,我成了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孩子之一。

      《消失的孩子》就是这样揭开了那些“消失”的孩子和原生家庭之间的羁绊。


      相关推荐
      频道推荐